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子 的博客

写下生活的点点滴滴,让每一天都变成美好的回忆。

 
 
 

日志

 
 

(原创)读《平凡的世界》所感  

2012-06-10 19:35:49|  分类: 我爱我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了不算太短的时间,断断续续的,看完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这部长篇小说。
        过去看书,喜欢一口气读完,现在看书,则喜欢读几页,放下回味一番,思考几许,所以说,是断断续续的。
        小说所写内容,并不陌生,虽然并没有在农村生活过,但对书中所写那个时代,却是再熟悉不过,因为,那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时代,即使有着农村和城市生活的区别,但总体感觉,差距也不会太大的。
        双水村里那群可爱的村民们,他们,应该是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那个社会转折时期中国广大农民的一个缩影,从最初的一年辛劳,却总是吃不饱饭,到改革开放后的生活逐渐好转,这中间,从省里的领导到村里的农民,全都在经历着一场大的变革,这些人,就是那个时代的见证者,他们的命运,也就是中国农民的命运,是整个社会的命运的转折。
        而最打动我的,不是这些,而是小说中关于煤矿生活的描写。
        对煤矿,我不陌生,我是一个矿区长大的矿工的后代,曾经,也作为煤矿未来的一员下过井,也见识过井下的巷道、工作面,可我还是深深被作者所描写的井下的那种场景深深震撼住了。
        我无法用我笨拙的笔写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就摘录两段来让大家一起感受一下:

        这里刚放完头茬炮,硝烟还没有散尽。煤溜子隆隆地转动着。斧子工正在挂梁,攉煤工正紧张地抱着一百多斤的钢梁铁柱,抱着荆笆和搪采棍,几乎挣命般地操作。顶梁上,破碎的矸石哗哗地往下掉。钢梁铁柱被大地压得吱吱嚓嚓地声响从四面八方传来……天啊!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什么工作!危险,紧张,让人连气也透不过来。光看一看这场面,就使人不寒而栗!

        在掌子面上,每班都有七八个煤茬。斧子工就是茬长。一般两个攉煤工跟一个斧子工。每当一茬炮放完,就要赶紧挂茬支棚。这是千钧一发的时刻,动作要闪电般快,否则引起冒顶,后果就会不堪设想!这时通常都都是班长一声呼喊,人们就从回风巷冲进了掌子面。头上矸石岩土哗哗跌落着,斧子工抱起沉重的钢梁,迅速挂在旧茬上;同时,攉煤工像手术室给主刀大夫递器械的护士,紧张而飞快地把绷顶的荆笆和搪采棍递给师傅,还要腾出手见缝插针刨开煤堆,寻找底板,栽起钢柱,升起柱蕊,扣住梁茬,以便让师傅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柱子“叭”一斧头锁住……所有这一切都在紧张而无声地进行,气氛的确像抢救垂危病人的手术室——不同的只是他们手中的器械都在一百斤以上!更困难的是,在这密匝匝乱糟糟的梁柱煤堆下面,危险的、暗藏杀机的煤溜子还在疯狂地转动着。在紧张、快速、沉重的劳动中,人们在低矮的巷道里连腰也直不起来;东躲西避倒腾一百多斤重的钢铁家伙,大都在身体失去平衡的状态下进行;而且稍有不慎,踩在残暴无情的溜子上,瞬息间就会被拉扯成一堆肉泥!
        只有将破碎的空棚架好,安全才有了保障。这时候,茬长们一般都蹲下休息了。攉煤工这才操起大铁锨,把炸下来的煤往溜子上攉……一班三茬炮,每茬炮过后,都要进行这样一番拼命。一天的时光就在这样紧张而繁重的劳动中缓缓地流过。一般情况下,八小时很难结束工作,常常得干十来小时才能上井。

        每每看到这些,我的眼眶都会不由自主地湿润了。 这些日子,我时常想,书中所写,已经是八十年代的矿井,那井下的条件之艰苦,还是如此让人难以置信,当年,我的父亲在井下挣命时的条件,应该是比这更为艰苦吧?老爸曾经生活在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作为家族五代单传的男丁,从小,并不曾干过重活,出过大力,当年,是什么原因促使已经是几个孩子父亲的老爸离开了故乡,来到这煤城做了一名这样辛苦的煤矿工人?老爸在煤矿工作了几十年,多是在直接工作面,什么开拓队了,掘进队了,采区了,都干过,这些区队的活,都不是一般的累,年轻力壮的人一班下来尚且累得拉不起腿,那时的父亲又是如何坚持着熬过这一个个漫长的工作日?而且,记忆中,父亲很少休班,因为休班,就意味着要扣工资,而那时老爸一人的工资,是要养活老老小小十几张嘴的啊。
        儿时记忆中,总觉得父亲脾气严厉,难得与我们兄妹说多少话,也不怎么过问我们的学习,也不怎么管家事,所以,感觉中与他不是那么亲近,如今想来,那一个班下来的父亲,哪还有力气与我们说笑?生活的重担,早已经把他压得没了说话的兴致,也许对他来说,回到家来,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饭菜,睡一个温暖的觉,晒一晒太阳,就已经是最大的享受了。如今,也理解了母亲对父亲的种种迁就与忍让,那一天到晚在几百米的地下不见天日的工作,让父亲的脾气变得暴躁,而对此,母亲的感受最为深刻,她也最能理解父亲,所以,她宁可自己受委屈,也要保证父亲吃好睡好。
        退休以后的父亲脾气变化很大,尤其是母亲病后,他开始处处让着母亲,也开始与我们多了交流,只是,我们对他的理解,还是晚了点,晚年的父亲,所受的病痛的折磨,还是来自于年轻时在井下工作的馈赠啊,当年,他为了养活我们一家,付出了健康的代价,如今,当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或者老年的时候,也许才真正理解了他,只是,已经晚了。
         泪水,再次盈满了我的双眼。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10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