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子 的博客

写下生活的点点滴滴,让每一天都变成美好的回忆。

 
 
 

日志

 
 

曾经的记忆  

2014-11-16 20:58:41|  分类: 我爱我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在一个朋友的空间看到他写的矿难,写到他身边熟悉的人在矿难中去世,心情也跟着沉重起来。
        
        妹妹的一位中学同学昨天亡故了,年仅三十八岁,原因是矿难,就是煤矿事故,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上有父母,中有妻子,妹妹跟他是跟要好的朋友,我不止一次见过他,他还跟我的父亲学过家电维修,人忠厚善良又吃苦耐劳,事故原因尚不清楚,只知道人没了,他家里的凄惨景象不难想象。

        读着这样的文字,思绪也在跟着纷飞。
        他写的就是我们身边的事,这个逝去的生命,曾经就生活在我们的周围,他可能就是我们认识的人,可能昨天还在和我们说笑,可转眼,就再也没有了以后,那种感觉,时时缠绕着我。
        从小生活在矿区,对矿难,并不陌生。
        父亲在煤矿工作了一辈子,而且是工作在井下一线。从小的记忆中,最怕听到的,就是矿上发生事故的消息,每当这个时候,家属院就会笼罩着一片阴云,尤其是家里有人恰好这天上班的人家,那心,和在油锅里煎熬没什么区别,要一直到得到家人的确切消息后,才会喘出一口均匀的气。
        而我们这个矿区的作业条件不好,瓦斯和水都比较大,经常会有透水事故和瓦斯爆炸事故发生,曾经亲自经历过一次比较大的矿难,一下子几十条鲜活的生命消逝,其中,就有同学的哥哥,而其他的或大或小的矿难,就更多了,每次,都会有人员的伤亡;每次,都会有家庭承受痛苦。
        当年上学时,学的是井下机电,曾经,到井下见习过。
        那时的井下条件并不算太好,尤其是工作面,上下左右全是煤,人在其间,腰都直不起来,要弯着腰,弓着身子才能从作业面通过,有些地方,甚至要爬着过,就是在这样艰苦的作业环境中,矿工们在用生命换取生存的资本。
        小时候,特别怕父亲,因为父亲下班回来,从不喜欢与我们多说,所以,那时候,对父亲是一种畏。
        父亲曾经在开拓队干过,也在掘进区干过,后来,在通风区,这些,全是井下的一线区队,尤其是开拓、掘进,这些区队,是最艰苦,也最危险的区区。
        在那样的环境中,人是会有一种压抑感的。
        在那样的环境中,人是需要一种释放的。
        有了那次下井的经历,对父亲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也理解了父亲的偶尔的脾气暴躁,从那以后,对父亲除了畏,更多了一份敬。
        应该说是幸运吧,在煤矿工作了一生的父亲,平平安安退休。只是,几十年的井下工作,使他的肺部受到严重损害,得了严重的矽肺病,这是一种职业病,应该是无法可医,到最后,肺完全纤维化,呼吸困难,只能靠吸氧来进行呼吸,这也是煤矿工作的后遗症了。
        
        矿工的工作不是用“苦”字能说尽的,而最苦的他们恰恰不喊苦,倒是我们这种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城市白领常常无病呻吟,够了,我开始厌恶自己,你凭什么?矿工才是“身在苦中不知苦”,最有资格喊苦的人天天面对死神的威胁却谈笑风声,对比下来,越发感到自己灵魂的卑贱。又由此想到抗洪救灾的战士、与非典战斗的医生护士、南水北调的建设者们、风里来雨里去的快递员们,酷暑下户外施工的户外作业朋友,他们卑微的身影无法遮挡伟大的灵魂!

        这是朋友文中的话,对此,深有同感。
        与这些人相比,尤其是与那些在危险的井下工作的矿工们相比,我们有什么理由天天觉得痛苦觉得无聊呢?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9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